当前位置: 首页 >> 五金工具

汉字的创意设计

2021-07-29 来源:益阳机械信息网

汉字的创意设计

汉字设计的形式是人类为实现某种特定的目的而进行一项创造性的活动,是把构成事物诸要元素统一起来的结构方式及其表现方式,它是人类生产与实践相结合的产物,伴随人类文明的发展而逐步的丰盈、成熟和壮大。

1 汉字的思想内涵

依类象形,从客观构成的物象出发,汉字本源是以“象”为基础,后经“指事”、“形声”、“会意”、“转注”、“假借”等方法,逐渐形成为表意性、秩序性、动态性、功能性、超越性、思想性、象征性的符号化视觉体系。以“意”为本,以“象”为用,始终贯穿着“心”与“物”、“空”与“灵”、“实”与“虚”的对立统一,实可谓藏而不露,蓄含恬静。情感的定位,动态的把握,意象的刻划,特质的诠释,造就了一个激越、细腻、纯真、鲜活、瑰丽的时空效应。先贤们面向着自然寻找灵感,模仿自然界多变的形态,发挥想象,自由创造,将自然简化为线,以流动、跳跃、优美的线条表达着分割性、稳定性、抽象性、多样性、移情性、完形性的精神内蕴,在自然豪放的构思中寻求着生命的平衡和张扬。从视觉感应这一角度出发,表达了对人的终极关怀,这是构建因素创造的极致,是情感、气韵追求的极致,更是汉字设计的意象诉说极致。

2 汉字创意的动态体系

抒情怀、道心曲、剖意象、展哲思,“意”是“尽意”,“象”为境外之境,无限之境。“立象以尽意”的命题,已清晰地说明了“意”与“象”互为条件,媾合交融,不可分割,一方面反映“言不尽意” [1]的事实,而与此同时又认为通过“象”可以尽意,把意念和物象浑然的整合为一体,使感性因素和理想因素相互融汇,充分体现了天地间万物的撰作营为,奠定了汉字设计乃至东方哲学的思想基础,客观观察与主观体验融而为一,以小喻大,以少总多,以简衬繁,由近及远,探赜索沉,深远典博,含蓄逋拔的表现特点,让人接触到了艺术形象以个别表现一般,以具象表现抽象,以有限表现无限,对客观事物加以主观抽象,对感性事物进行理想化的表现和处理,使真挚的感情,闪现于形式,最终突破形体的限制,达到汉字设计的终极目的。依意选形、以法组形、依理炼形,汉字设计是一种线群幻化的视觉艺术,线条的编排已成为汉字设计一种联系语言。以线定骨,骨气形似,由线引导,以有限的线型围合形态,最终表现出无限的审美情趣。那稚拙神秘、饱含古韵,刀刻而成的甲骨文,笔画精壮,圆浑模铸,变化诡谲的青铜文字;笔势稳重、结字丰满,天真烂漫的木简书;笔迹流美,清朗俊逸,极富韵律的秦小篆;蚕头燕尾,或伸、或屈、或移位走格的汉隶书;雄奇姿放、粗犷宽博,平实工整,具有强烈视觉冲击力的北魏石刻;造型规整,庄严雄伟、深沉厚重,不可替代的唐代楷书;字形变化繁多,笔势连绵回绕,生动活泼,跳跃明快,极富节奏感和韵律感的行草书;横细竖粗,笔划稳妥静穆、雍容大方、挺拔秀美,充满典雅艺术魅力的老宋体;方正结构,等宽笔划,让人体味到庄重与大方,质朴与醒目,遒劲与规矩的的大黑体;笔划结构内直外圆、布局丰满,充满画面,造型极强的块状形体,使字体在柔性与理性的艺术形态表现上把握得当,传递现代字体灵性魅力的综合体等字体的资料。为我们提供了典范性的设计,字型构建的好,使人赏心悦目,反之,使人印象模糊。因此,在汉字设计时要深刻探求,不断修改,反复斟酌,把外部形态和设计的格调予以和谐的组合,或聚散或离合,或孤单或向背,或对称或均衡,或调和或矛盾,形成二维连续的意象群。视野在逐渐的开阔,思维在逐渐的活跃,手段在逐渐的多样,意象在逐渐的明了,追求在逐渐地实现,汉字设计以其非物象的书写形态,倾说了字体艺术的“神、意、韵”和其与生俱来的“情、味、势、情”,法的产生,势的确立,推动了“神”与“意” 的构建气韵,隐秘的“表情”变化,赋予它美的形式,美的规律和美的感受。设计之大美,尚以形式之善,缘情于形,用明唽的思路与逻辑的数理来把握设计的内涵,使其信息传播以一种时尚的格调和一种凝炼化、规范化、系列化的结构方式进行灵动的渗透。至小无内,至大无极,意象承载着汉字设计的事件性,它让其沟通于时变,整合于理念,确立于理法,明了于气韵,以形表意,以意传情,汉字设计成为物象的符号化,语言图像的典范化。它贯穿于整个设计系统的创意过程之中,彰显着设计师的创意思想、思维意趣,以至深刻的文化传承。

3 汉字创意的的视觉展现

汉字造型的稳定性,汉字造型的积淀性,汉字造型的承传性,汉字造型的深刻性,汉字造型的延伸性以及汉字造型的超理性,早已成为人类物质文化的传播重要符号。它以一定实用的理念为先导,以整体编排的形式为主体,以平面化的图形创意为中心,来丰富、塑造良好的视觉形象,表现其内在的质量和艺术特点。以高中羽选先生设计的北京民族乐器厂为例[2],整个标志以汉字“乐”的繁体“樂”结合笙、笛、锣、鼓等乐器的形态为主体,概括了乐器厂的经营特色。在中国文化中,与美感最为接近的字,就是“乐”字。乐乃为感于物而有动,形于声而相应。“无礼不乐”音乐可以使人精神愉悦,心情舒畅,音乐的普泛化与整合化,不仅表现的是听觉快感,也包括视、味、嗅、肤觉的快感,它还有着实用的功用性和宗教神秘的愉悦性。音为体性之道,是空灵圆转的,是不可见而又能快速、准确的影响人的内心情感,是诉诸情感,反映客观万物的神、情、气韵意象凝结。“五色令人目盲”由于上古文化精神的“神”、“气”的转化演进,造成了人们宇宙观和世界观的急剧转变,中国人的心理成了整体功能的心理。“会应感神,神超理得”,在现实的生活中,音乐成为了人们表达沟通心理快感的重要媒介。“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音乐成为了中国审美文化的主体构成因素,音乐的节奏旋律、俯仰进退、迟速转折、段落层次无不在体现、保持着整个社会的和谐,正所谓“天地之和”——此乃为“乐”。曲调之声情,常与文情相配合,其最胜妙处,是一种音乐快感的务头陪伴,一种生命的普泛表达。正是基于传统文化根性的基础上,设计师抓住了“乐”的形象特征,使标志具有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独特的审美形式。亦字亦图,以图定形,以图传神,依理炼形,缘字求形,以字达意,仿佛让人置身于一个春风摇荡的夜晚,仰望着被月光洗涤的苍穹,坦然、静静体悟着那惊心动魄的微微音,既看得见,又摸得着,听得清,充分挖掘了汉字“乐”的深刻内涵,借用“乐”字本身的含义特征,传达出民族器乐文化的深邃和厚重,其创意情趣可谓独特,蒲华超诣,耐人寻味,可备一格,具有浓郁的人情味,在视觉和情感上容易与受众产生共鸣,达到良好的沟通。

意象玲珑,汉字设计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概念,包含着无限丰富的审美意蕴,它是含而不露,隐而不显的,既不为其形态的情致所局限,也不为其表现的意趣所约束,有着极强的非确指性。以北京工艺美术学校的校徽为例,主体图形以“美”字与交叉的双手构成形象,鲜明、准确地刻画出了美的实质。《说文解字》称“美,甘也,从羊大,羊在六畜,给主膳也。”中国进入畜牧社会,最先是从驯羊开始的,羊大则味甘,故大羊为美,在中国古代,人们对 “美”的追求是以生命意志为其价值基础,它在乎人的生命力量的显现,在乎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和谐共处,把美与生命肌体连在一起,以此达到一种“味和、气和、心和、政和”的超生理精神享受,人们对美的追求由潜意识变为有意识,由实用功能变为追求审美与实用效能的统一。“澄怀味道”通过对美的体会,达到了对宇宙之气和事物之韵的真切把握。从这个集美和美感于一身的字源里,可以看出美之源在于渴求对生命的抒发和礼赞。加之,与丰富、微妙的表情器官“手”的结合,喻意着展示与交流,更代表着一种心的状态,恰如其分地渲染了美的艺术特征。

4 结语

意与象谐,在心灵诸词里,意含义最广,为心之所识,为测度,它既包括心,也可包括情,心之动向,意中之情。象是一个整体性的知觉,重在强调诸事物组合统一的虚灵性。“窥意象而运千斤”,意象作为一种情感流美的凝聚物,对汉字设计作了丰富的阐释和照观。那自由舒展的点、线、面构成,神畅明朗的节奏韵律并置,都无拘无束的显现了出来,打开物的世界,神的通道,让现实与幻想、主观与客观、真实与虚幻得到极致的张扬和同构。“意象”的本体源于审美,“意象”的结构源于“形式”与“内容”的统一,“意象”的创制源于心物相触,意象的虚拟联想源于作者透莹的创意构思。操练历史的激情,把握时代的脉博,在信息化与数字化的今天,汉字设计的表现力无疑具有凝练化、系列化、科学化、规范化、适度化的信息可读性、形式可观性和思想文化的深度性。别于一尊,异于一律,加强厚重传统文化素养的积累,重视意象情趣的注入,以便塑造出具有民族“道器”文脉的典雅的设计形式。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友情链接